角端

懒癌晚期拖延症重度患者

【韩叶】不给鱿鱼丝就捣蛋

新人,ooc有,有不合理的地方麻烦各位指出

万圣节相关

上篇的喻黄 ☞仓鼠与秋葵

最后不喜误入

原来那篇被屏蔽了,so sad,明明没什么敏感词......所以再重新发一次

— — — — — — — — — —
“老韩,看见哥的烟了么”沙哑的烟嗓在屋中响起,伴随着不断翻找的声音,显得有些安静。

“没看见”韩文清仍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其实他倒是觉得找不到正好。

“哎,算了算了,再开一包吧”叶修揉了两把自己有些烂糟糟的头发,向专门放烟的的抽屉拖拉着脚步走去。

结果……

“卧槽!!!哥的红塔山呢!!!”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叶修难得一见的咆哮。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叶修凑到韩文清跟前,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认真而有些焦虑的问道:

“老韩同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交代吧,你把哥的烟藏到哪里去了。”

韩文清抬起头来,正视着叶修的双眼。漆黑的双眸宛若深潭,乌黑的瞳孔里映着自己的身影。略有些焦虑的表情,让韩文清知道叶修的烟瘾又犯了。自从在一起后,退役后的叶修因为没有高强度的比赛,平时打打荣耀也没有那么紧张,所以抽烟的次数和量都在逐渐减少,控制在每天5根左右。因为韩文清不喜欢,所以叶修都尽量克制自己,但是有的时候烟瘾犯了,实在难受的时候,韩大大还是会开恩让叶修再多抽一根。

“我没拿你的烟”韩文清认真地盯着叶修的眼睛回答道。

“那怎么办啊,难道让哥把你给抽【韩叶】了?”男人调笑的说着,却随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得嘞,老韩,哥下去买条烟”叶修接着起身准备去找韩文清的钱包。

“可以”韩文清突然说道,趁着叶修愣神之际,一把把叶修拉了回来。

突然出现在手腕上的力量让叶修反应不及,一下子后仰,倒在韩文清的怀里。即使是在有些微冷的秋末,身后人的怀抱依然那么温暖令人心安。

叶修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使自己以一个更加舒服的自己嵌在韩文清的怀抱里。这时一双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略有些强硬的扳过叶修的下巴,接着唇与唇便亲密无间。

韩文清仔细的品味着嘴上的那抹微凉和柔软,他伸出舌头细细的舔着面前人的唇瓣,接着向里深【韩叶】入。叶修配合的张开牙关,让那火热的温度长驱直入,霸道的横扫着整个口腔,每一处都被照顾到,仿佛野兽对属于自己的猎物做上标记一般。

良久,唇分,亮晶晶的银丝从两人分开之处联结,显得有些淫【韩叶】靡。

两人都有些微微的喘息,叶修更是双颊都变得红扑扑的,他抬起双眸望向面前的恋人,坚毅的面部曲线,让小朋友一看就会吓坏的钱包脸和此时正望向自己的带着些许欲望的双眸……

“……老韩啊,等晚上再说吧”叶修舔了舔有些红肿湿润的唇瓣,建议道。

“你没拿我的烟我相信,可是上个周才刚买的一条新的,不可能今天就没了吧”总之,先转移老韩的注意力,哥的腰到现在还酸着呢,叶修心里暗暗打着小算盘。

“……”今天就放过他一马吧,昨天晚上可能做得太狠了,韩文清看着怀里的叶修,又紧了紧放在他腰上的双臂,将人抱得更紧,默默的决定今天先放过他,明天再说......

“找不到就先别找了,等着再买吧,现在先吃饭吧,想吃什么?”韩文清低头询问道。

“什么都行,你看着做吧,辛苦了老韩,哥先下去买烟,你慢慢做不着急。”叶修从韩文清的怀里坐起,向门口走去。韩文清还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思考着今天做什么好吃的给家里的那口子“补补身体”。

结果,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老韩,你的钱包呢?不在门口啊”叶修扯着嗓子向厨房吆喝道。

“不可能,我昨天回家后就放那边了”韩文清皱起了眉头。

 “没有啊,我昨天也没动钱包,咱家除了咱俩就没别人了,不会是进小偷了吧”叶修还在低头仔细翻找着,声音有些闷闷地。

“喵~呜~~o( =•ω•= )m”一只雪白的猫咪踏着优雅的猫步,向上一跃,窝到了沙发里。

“……”

“……”

迷之沉默后……

“哎呦呵,还忘了这位小祖宗了”叶修笑的有些嘲讽。

“Cream,把钱包交出来”韩文清一脸严肃,再加上这威胁性的语言,真的很像黑社会啊

“……喵”别以为你威胁我我就怕你,钱包脸,我我…我才不会害怕呢,不给我鱿鱼丝我就捣乱,哼(ˉ(∞)ˉ)唧

“老韩啊,你这样不行的,像哥这样才行”嗷呜~~~别跑啊快把你手上的东西交出来,我已经闻到鱿鱼丝的气味了!(╯▽╰ )好香~~

“小白啊,乖乖的,告诉我烟在哪里啊”叶修看着一脸馋相的猫咪,回忆着他\妈跟他介绍过的的波斯猫性情温文尔雅,聪明敏捷,善解人意,少动好静,华丽高贵……我怎么感觉这货一点边都沾不上呢?

“喵~~~”就在这里呦,快把鱿鱼丝给我吧(>^ω^<)喵

“呵呵,真会藏,在大衣橱里啊”随手把鱿鱼丝扔在地上,看到白猫不顾形象的扑过去抱住,叶修的嘴角微微抽动着,这么馋的猫绝对不是我养出来的

“看见没老韩,这样才行”韩文清看着眼前和猫笑得一样狡黠的家伙,笑得有些宠溺。

“不要叫小白,叫Cream”没错没错,小白这个名字未免也有些太掉价了,还是Cream好听。一边的白猫摇晃着尾巴赞同搬的蹭了蹭韩大大的腿。

“没什么差别啊,都是白的”叶修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接着问道:

“小白啊,告诉哥旁边这个钱包脸的钱包呢?”你让我告诉你我就告诉你岂不是很没面子,就不说(○` 3′○)。

韩文清看着把屁股冲向叶修的白猫,和一脸无可奈何的恋人,面上严肃的钱包脸好像有些憋不住了。

 “来来来,小白啊,这里有鱿鱼丝呦,你告诉我钱包在哪我就把这些都给你”叶修笑的一脸和善,背后却百合朵朵开。

“喵呜~~”好呀好呀,跟我来,哝,就在这里呢o( =•ω•= )m

韩文清看着躺在猫咪窝里的钱包,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家这只猫为什么对钱包这么钟爱呢?

“喵~~呜~”快把鱿鱼丝给我,鱿鱼丝鱿鱼丝鱿鱼丝……

“给你,乖啊”叶修抬手扔了一根鱿鱼丝给面前眼睛发着光的白猫。

“喵!”这跟说好的不一样,明明答应都给我的,但是这里只有一根,骗子!别以为我是猫就可以骗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友尽!哼!!!

“哎呦呵,还耍小脾气了”叶修看着面前有些炸毛的猫咪,笑得一脸灿烂。叫你刚才把屁股冲着我。

“行了别玩了,烟也找着了,我去做饭,一会儿就吃饭了”韩文清把钱包放回原处,洗了个手就进了厨房。

“是的老韩同志,老韩同志辛苦了!”叶修抱起猫咪,从韩文清摆了摆手,又回到沙发里窝着去了。

天边,远处的火烧云美丽而又温暖,映在窗前显得格外温馨。

屋内,两个人,一只猫,和乐融融,炸毛嘲讽和钱包脸什么,忽略就好,忽略就好。

 

啊?你问我为什么喜欢钱包,当然是因为用里面红色的纸就可以买鱿鱼丝啦(>^ω^<)喵,我可是既聪明又优雅的波斯猫呢(๑•ᴗ•๑)

 

— — — — — — — — — —

叶神抽的烟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我不抽烟,也不太明白,但是网上有人说红塔山的烟灰可以不掉,所以就选了这种

 

评论
热度 ( 33 )

© 角端 | Powered by LOFTER